首页 > 名家访谈

京城里的“另类”大学教授——陈为蓬先生访谈(上篇)

信息来源: 浏览量:1147 时间:2016-02-23
题记:这是一篇写就于2013年八九月间的稿子,本想请被访者陈为蓬先生审阅后即发表,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现在这篇稿子才阴差阳错地回到我的手中。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三届中华吟诵周上,我再次见到了陈以鸿老先生夫妇及专程陪同他们前来的女儿为芸大姐与定居北京的陈老之子为蓬夫妇。为蓬先生与两年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倒是他的妻子李乙珂女士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看上去沉静、和善、温柔、内敛,一袭书卷气。——真不愧是陈以鸿先生的儿媳!此文最后的补记里会提及我们之间所谈及的话题。国学大家们是如何教子的,这些教育又怎样影响了孩子们的一生呢?在这篇访谈里,我们谈论的话题几乎涉及到了修身、教子的方方面面,有心人定能从中发现珍宝并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老先生”们正渐渐老去,但那种人格和美德的芬芳将代代传扬。有缘阅读此文的您,准备好了吗?让我们都来做一个个小小的烛光,发散出沁人心脾的温暖与光亮!

被访者简介:陈为蓬先生,吟诵大家、唐调吟诵传人陈以鸿先生之子,“五零后”,硕士学位,1986年到清华大学工作,副教授。在清华大学教授逻辑学概论、数理逻辑等课程;除此之外,出于个人业余爱好,为学生开设选修课:昆曲艺术欣赏。
 
 
2013年,在中华文化大讲堂录音棚,陈为蓬先生接受主持人雅清的专访。

  2013年8月,在首都师范大学吟诵学会主办的吟诵中级师资班的课堂上,我第一次见到了陈为蓬先生,他一直乐呵呵地为父亲做助教:播放大屏幕、在黑板上板书重要内容。坐在讲台上的他看上去不修边幅,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短袖衬衫,大休闲短裤,手拿折扇。一边看着电脑,一边不停地摇扇子。课间,他细心地为父亲、母亲打开水,途中自得其乐地用韩国的传统方式吟诵《论语》:“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据说这是他在韩国大学访问期间偶然学到的。——由于内心敬重陈以鸿先生、黄连荫女士的人品、文品及精神气质,因此对于二老的教子方面非常关注,而他们的儿女如今都在耳顺之年。儿女们从小生活的家庭环境、父母给了他们怎样的教育,这些教育产生的结果怎样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对陈以鸿老先生的儿子陈为蓬先生进行了采访。以下内容根据采访录音整理而成。

1.童年和少年生活

  为蓬先生的祖父是书法家,父母皆是三四十年代的大学生,父亲国学造诣深厚,还是吟诵传人,但父亲并没刻意把这些学问传给儿女,而祖父写书法的身影、父亲埋头工作的形象以及父亲偶尔吹箫、唱歌的情形却印在了儿时为蓬的心里。为蓬老师说自己也临过柳公权字帖,悄悄背会了《唐诗一百首》、《宋词一百首》;文革期间,在他无法正常从学校学习知识,就自己找来代数书,自学并做完了第一册、第二册上面的全部习题。这些父母都不知道。

  说起自己的童年生活,为蓬先生说:父母没有特别教过我什么才艺。我还不记事时,满一周岁就已经在托儿所全托了。每逢妈妈出差,我就得在托儿所连待两星期。父亲那时从事翻译工作,我记得他总是坐在书桌前写啊写的,半夜醒来了,看到父亲还在那里写。

雅清:在托儿所有没有生病了,特别想妈妈的情况?有没有想家,盼着快点回到家?

陈为蓬先生: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从我记事起,就已经在托儿所全托了,托儿所和家里一样。对于入全托这件事,我的感觉很自然,上托儿所理所当然,因为父母工作都很忙。我们上学后,家长对学习基本不过问。刚进小学时,每天是父亲接送的,他基本不过问学校里学了什么,我在学校的表现什么的;反倒是我会主动讲一些,讲了他也未必有回应。

  不过,小时候父亲给我们另加了一个家庭作业,就是写日记。大约从小学二年级起,要我们每天把所经历的事情记下来,长短不拘。每天他要检查并修改,开始时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改,后来就要我们自己说出他修改的理由,说不出来的话他会给我们讲解。回想起来,这个方法对提高小孩子的写作水平帮助极大。

2.父亲的好记忆力是如何锻炼出来的

  陈以鸿先生今年91岁了(这是两年前的稿子,今年陈老93岁),但讲起课来思维清晰、有条有理,记忆力超强,还特别善于总结,诸如:养生八条;国学教育现状的“十句话”等等。那陈先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陈老的儿子为蓬先生为我们揭开谜底。请看下面的对话:

雅清:这是你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听父亲的吟诵课吗?
陈先生:以前也曾经跟随父亲参加一些会啊、班啊什么的,这回是第一次这么系统地听,知道得更明白了。

  父亲做事、生活都很认真。他有记日记的习惯。比如今天办了哪些事儿;谁来过家里,谁来过电话,打出去几个电话,都详细记录下来。记不清了还问家人,谁的电话先打来,饭前还是饭后打来的。他有个计步器,生日时亲戚送的,每天晚上都要记录下今天走了多少步。父亲必看的电视节目,也是要做收视记录的。像上海台的评弹节目,中央台的《夕阳红》、戏曲频道的《名段欣赏》、音乐频道的《风华国乐》,这些必看的节目看时都做记录。比如《夕阳红》节目,今天的节目说了什么话题,出镜的嘉宾叫什么,是什么身份,都记得很仔细;偶尔遇到父亲喜欢的节目而他有别的事看不了,会请家人代为观看和做记录。妈妈看电视也记,但记得没那么详细。我试过,发现我记不下来。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锻炼脑力、记忆力的方法,尤其对于老年人。观看电视还做记录,有的字幕一闪即过,不仅需要高度专注,还要眼神好、手快,实在太锻炼人了。父亲不是刻意做的,但已经形成了习惯。

      你如果去我们家,会看到各种东西、纸袋堆积如山,但无论你说要什么资料,父亲可以很快从那么庞杂的堆积物里找出来。我离开家40多年了,我每次寄回家的信,他在上面要记录下收信的日期,还编上号保存,据父亲说已经编到一千多封了。

3、至今一家人仍保持手写书信的习惯

 
  现在通讯越来越发达了:电子邮件、微信、短信、微博,速度越来越快,但“家书抵万金”的心情却无从体会了;而陈为蓬先生自年轻时离开家乡,几十年过去了,至今仍保持着定期与父母、家人通信的习惯,是手写的哦!请看陈先生的自述:

陈先生:从我十六岁离家去农村插队,直到现在我们还保持着写信的习惯,虽然电话和电子邮箱很方便,但对我们而言,写信、看信的感觉那是无法取代的。现在交通发达了,但书信的邮递速度却越来越慢了。二十多年前,我刚到北京时,寄往上海的信两天准到,可现在没准儿,快的三四天,慢的话一个星期也说不定。

雅清:您会像父亲那样也保存父母来的信吗?
陈先生:他们寄给我的信我都保存着,但不如父亲整理得那么好。我的东西非常乱。

雅清:信上都写些什么呢?
陈先生:一般情况下,父亲、母亲、姐姐各写一段,说些家常,最近参加什么活动,什么人来访问,或到哪去上课;父亲每周去昆剧团学习昆曲,会写最近学的是什么曲子,谁来教的。我是电话、电子邮件、书信都在用,特别紧急的事和节日问候用电话,一般的事用电子邮件和写信;有些事只会在手写的信里说,比如:最近天气怎样了,到什么节令了,北京的节令有哪些风俗,等等。

雅清:我感觉您的性格跟父亲有些方面还比较像,上次用餐时,您和父亲不约而同地唱起了苏联老歌,这方面的爱好挺相同,您还加入了清华大学教师合唱团。
陈先生:我记忆中,小时候在家里父亲经常唱歌,有时候还吹箫。我其他方面直接跟父亲学的东西不多,简谱倒是跟父亲学的。他没刻意教我,唱歌时他会给我讲一点,慢慢地就会了。直到现在,拿来一首新歌,只要有简谱,我张嘴就能唱。 

4、儿行千里母担忧

雅清:在饭桌上,我注意到您的母亲对您很关心,你们之间也很默契。比如您从宾馆拿下来几根香蕉,不够每人一根了,您的母亲把她的分给您一半。
陈先生:有位长辈——就是唐文治老校长的孙女唐孝纯老师——对我说过,出门在外,父母想着我们的时候永远比我们想着父母的时候要多。每学期开学的时候,我给家里写信时会告诉他们我这一个学期的课程安排。有一天傍晚我给家里打电话,妈妈接到电话脱口而出:“你不是今天晚上有课吗?”我很吃惊,随意的一个电话过去,妈妈竟然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这就说明他们平时的生活中,时时都在想着自己的孩子正在做什么。

陈先生:我的父母参加什么活动都是持之以恒的,比如父亲参加昆剧团的每周一曲,每次必去,只要他在上海,只要是开班的,他都会去。
雅清:不会由于今天天气不好或有点小感冒就不去了?

陈先生:不会不会。上海交大老校友每月一次聚餐会、每周一次咖啡会,父亲老家的中学在沪同学每两周一次茶会,他们每次必到。父亲每天早上去公园练太极拳也是这样。对于父亲来说,一件事一旦开始做,一定是要做到底的。他看的一些电视节目也是一定要看到底的,比如央视的《夕阳红》节目,多年来都是每期必看。
雅清:他们做事那么有毅力,您是不是也这样?
陈先生:我可能也有一点,没他们坚持得好。

雅清:您只正正经经上了小学,中学因为遭遇“文革”,没怎么好好上,之后又插队八年,怎么就能考上大学,还做了大学教授呢?
陈先生:家里有这个文化气氛。我还没上小学就能翻翻报纸了。我们上学时作业也不多,家长从不过问分数的事。我们那时候课余活动很多,我每周去少年宫做船模,十岁开始学围棋,都是受学校推荐去的。“文革”期间没什么学上了,我在家里找出《唐诗一百首》、《宋词一百首》,那里面的诗词我差不多都背下来了。在那个年代,我是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悄悄看,悄悄背的。在老师不怎么教的情况下,我自己学中学代数第一册,把上面的习题全部做一遍,姐姐的第二册书也被我找来,做了一遍。后来在农村也继续自学数学等课程。文革后恢复高考,父亲主张我考理工科,但理工科要考理化,我中学基本没念,自学的数学还行,而理化基础太差。文科的史地熟悉一些,也好突击。所以结果考了文科,第一年就考取了。
雅清:您为什么那么好学,甚至是主动地学习,因为您的父母本身就很好学,爱看书。
陈先生:读书学习是一种乐趣。在农村插队时,父母经常会寄来报纸和书籍。想看什么书报,他们一定会尽快寄给我。